目害公子

我愿随风去,问君可否归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 终章-上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x小瑶




---

1.金光瑶依旧在后庭院里练剑,蓝曦臣站在旁边陪着他。太阳照在身上有点发烫,不出几会,金光瑶的衣服已经被汗浸湿。




  和之前与蓝曦臣对舞的技术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说难听点,糟糕的很——就算蓝曦臣对金光瑶再苛刻也没办法在短时期内提升到可以与恶魔作战的水平。蓝曦臣只要随便挡住他的剑招一次,只是一次而已,就可以使他手中的剑掉落。




  蓝曦臣揪心的很,神域的队伍他拜托了那位后上任的小战神来训练,还没有去查阅过那群不思进取的神明们的进度在糟糕上前进了多少。




  金光瑶这边却毫无进展,可以说是没有什么进步,蓝曦臣也没想通,明明有自己这样好的老师,指导方法也没有错,为什么就是学不会呢?




  原因只有一个,金光瑶他不想学会。蓝曦臣推断到。




  就算再小心,这几年来金光瑶还是被蓝曦臣惯出了小性子——他会将自己所有的不满和怨恨换一种方式来报复你。




  金光瑶靠在白色的护栏上,用毛巾擦拭着汗,蓝曦臣递给他一杯凉茶。




  走一步看一步吧,蓝曦臣想。




  毕竟现在是轮到我保护你啊。




  




  




  






  




2.一天,天空飘着小雨——蓝曦臣并不能控制这些。或者是金光瑶弄的?蓝曦臣这样不切实际的想着,之后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




  神明们表情凝重的看着蓝曦臣落座,桌子上又是那张熟悉的战书。




  甚至连内容都没换过,十分漫不经心。




  一位神明打破了寂静:“嗨,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还有他们的存在?”




  “他们在几百年前不应该被天空之神剿灭了吗?……是余孽吗?工作真不负责啊……”他厌恶道。




  “输的那么惨,还敢攻过来,真是自不量力。”一位神明道。




  又有神言:“啊,这样不干不净的,尽给别人添麻烦——他做事从来都是不干不净的,无论是从装点神域还是到出战迎敌。”




  蓝曦臣皱着眉头,面色不善,手握着茶杯微微发抖,他深深叹出一口气,道:“请问一下,上一任天空之神叫什么来着?我有点记不清了。”




  四周议论纷纷,嘈杂一片。




  半晌




  “谁还记得那古怪的家伙。”




  蓝曦臣哑然。




  他最爱的人所有的功绩已经被他所袒护的人遗忘的一干二净。




  




  




  






3.是战争开始的前一天,蓝曦臣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金光瑶——他思念了几百年的人。




  当他看见他时,竟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愣住了。金光瑶在镜子里笑颜盈盈的看着他,但在镜子这边一方却面无表情。




  “好久不见。”他开口,“年少轻狂的战神殿下现在成熟多了。”




  “想我了吗?……我知道你可能有点怨恨我,但是这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事。嗯……你不说些什么吗?”他轻轻发问。




  蓝曦臣皱紧了眉头,迟缓了半会道:“你真的是金光瑶?”




  “没错,是我。”




  “真的不是恶魔?”




  “这要看你怎么理解,每一个生命的内心里都会住着一只恶魔。”




  蓝曦臣又不答话了,金光瑶道:“嘿,我只有这短短的时间来和你说说话了,毕竟我快走了。”




  蓝曦臣惊道:“你说什么?”




  “我说,”金光瑶道,“我快要走了。我作为一段记忆的载体,总要回到自己的身体上,谢谢你帮我把我保护这么好。”




  “我真的很喜欢你。”金光瑶的眉头蹙起,神情不太好,“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你,很快可以触碰到你的手,很快可以拥抱你,很快可以躺到我的吊椅上,很快可以去吃我的蛋糕,很快我就要回来了。”




  “可我也很快再也不能见到你了,你明白吗,我只是一段被单独隔开来的记忆而已……我…我如果回去,就是和主体合二为一,我会丧失我自己的意识……”




  “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明明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任何一方变得不同,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去!我不想回去!我再也见不到你了。”金光瑶的眼眶湿润,有些歇斯底里,他的声音略哑,停了一会儿,他站起来,闭上了眼睛,将手放在镜面上,语气带着安慰:“都是一样的,曦臣,都是一样的……我们是一个人啊。”




  “在我失去自主意识之前,我想把一些东西都说出来。刚见面的时候,你吵醒我午睡我真的很生气……!还有那次,你的剑划破我的胸口,也真的很疼,你教训我的时候也是……”




  两者的手触在一起的那一瞬,镜面泛起了浅金的涟漪,金光瑶的脚下散开了细细的金色粉末。




  “但是,你说我和别的神明没什么不一样的时候,我好开心。你真的很好,从几百年前到现在,你永远是对我最好的人。”




  “还有,还有……”




  “对不起。”




  镜面破碎开来,镜子中再无人影。




  蓝曦臣惊慌失措,他的手颤抖的厉害,声音十分压抑痛苦:“不要……”




  “……不要这么做……”




  镜子这边的金光瑶倒下了,双眸紧闭,倒在他的怀里。




  蓝曦臣跪倒在地上埋下了头,背脊微颤。




  “恭迎…恭迎我尊敬的天空之神……我来接您回家了。”





----




我我我我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呜呜呜呜呜呜

【曦瑶点梗】床头灯

现代同居设定

是小甜饼x

超短







---




金光瑶坐在书桌前,台灯站在桌角,发出白色的光,将这个角落从周围的黑暗中分割开来。窗户开着,向内吹着略显寒冷的夜风,淡青色的窗帘被带子束在了一旁,并美观的打上了一个小结。




  房间里有挂画,都用玻璃框小心的裱着,落款大多都是同一个人。一幅幅山水墨卷将这个家具不多的房间装点的满满当当,金光瑶对此十分喜欢。




  房间里有盛放着的勿忘我,紫色的小花在莹莹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清雅。




  时针偏过了十二点,金光瑶揉了揉眉心,面有疲色,随即又继续敲击着键盘,屏幕的光让他眼睛涩疼。




  手边有一杯冷了的茶,它放在那里好久金光瑶都没来得及动过,杯底压着一张蓝色的小纸片,上面有用黑水笔写着的一行秀丽的字。




  夜风吹的金光瑶有点发冷,他起身将窗户关紧,然后把窗帘拉上。




  小纸片被孤寂的压在杯底。




  等时钟悄悄指向一点,金光瑶关上了电脑。他瘫坐在椅子上,呼了口气再站起来。他正好一瞥,拿起那张小纸片。




  等他看完那行字,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他走出书房,轻手轻脚的关门,洗漱,之后悄悄走进卧室。卧室还亮着一盏昏黄的灯,他的御用画师眉眼柔和,气息沉稳,睡姿十分端正。




  金光瑶将那盏床头灯按下,房间陷入一片黑。他轻轻吻了吻那人的额头,之后翻身窝进已经被暖好的被窝里。




  「晚安,我的曦臣。」




  




----




【曦瑶】新坑预告(!)

人类涣x人鱼瑶

时间架空  西方背景




蔚蓝的大海泛耀着太阳的金辉,海天一色。


有一艘帆船从这片海域经过,深晚,深紫的夜空中闪耀着群星,银河仿佛触手可及。


“你知道深海的故事吗?我曾认识一条人鱼,且我相信那不是一场梦。”


他蔚蓝的眸子望着深海。


没人回应。




---

天空之神接近尾声了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10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小瑶






---



  当蓝曦臣收拾好心情,去找金光瑶时,他看见金光瑶正窝在吊椅里睡觉,在那一堆柔软的枕头里。金光瑶只要心情不好就喜欢躲在里面,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蓝曦臣深知这点。




  他不出声,就坐在一旁茶几的椅子上,轻轻的将装着蛋糕的盘子放在茶几上。过了一会儿,又往前推了推。




  金光瑶知道他来了,就是不想搭理他。特别是在尝试入睡失败之后——他不想再夹在中间,体会这种微妙的感觉——那种只是一个传话筒的感觉,虽然那个戴面具的家伙不喜欢往窗外看。




  在蓝曦臣不懈的等待了半小时后,他看见金光瑶坐了起来,淡金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




  金光瑶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用我小时候的方式来哄我。”




  蓝曦臣道:“你知道的,精灵族一百岁才成年礼,你现在只是个十八十九的小精灵。”




  金光瑶道:“哦上帝……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呆会吗?”




  蓝曦臣道:“你在前一个小时命令了上帝来贴身保护你。”




  金光瑶道:“……。”




  金光瑶道:“自大的家伙。”




  蓝曦臣道:“……或许我的官位还比诸神之父高一截?”




  金光瑶停了会儿,又道:“好吧,就算我只有十八十九,但是我已经不是以前随便哄哄就会很开心的小孩子了。精灵的成年明明是按照总年龄算的。”




  蓝曦臣将叉子递给金光瑶。




  金光瑶勉为其难的接过叉子:“Hey……”




  蓝曦臣又将切块的蛋糕递上前,并握着金光瑶的手叉上了一块蛋糕。




  金光瑶握着叉有蛋糕的叉子,蓝曦臣笑着看着他,笑容中充满了歉意。




  金光瑶将蛋糕放入嘴里,微微低头,




  “你知不知道这样对待一个正在生气的人会让他很没面子吗。”




  蓝曦臣道:“没关系,只有我在这里。”







---

因为最近真的很忙啊...作业天天写到凌晨一、二点……

更新慢抱歉了..、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9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x小瑶





--



寒意从手心蔓延至金光瑶的心底,牛皮纸上还带着火焰烧过是余温。他也讲不清为什么会感到害怕,那种不可抑制的颤抖。他慌不择路,跌跌撞撞的跑向蓝曦臣的书房。




  “哥哥,哥哥,你在吗!”金光瑶推开了厚重的门,突如起来的声响搅了一整片静谧。




  陷入沉思与忧伤的蓝曦臣惊醒过来,他急忙将笔记藏起来,站起身来迎接一脸慌张的少年,“我在——怎么了?”




  “哥哥,你看这个。”金光瑶将紧攥在手心的牛皮纸递给蓝曦臣,他白净的脸上沁出一层薄汗。




  蓝曦臣接了过去后便眉头蹙起,神情抹了一色凝重。他沉默了很久,随后牛皮纸在他手中化为白色光粒后消失。




  他的手放在金光瑶的双肩上,语气严肃:“我知道你回来了,是不是。”




  “你说什么?”金光瑶有些迷茫。




  “阿瑶,我在很认真的和你说……无论是从哪些方面来讲,我都可以断定你回来了,就像上午我们的比试。”蓝曦臣声音逐渐小了下来,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是我的错,你不会再生气了好吗。我真的知道我做错了……!到这种时候了,你还不愿意回来吗,哪怕只是一会,就和我讲几句话。”




  金光瑶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蓝曦臣,他脸色不佳,眼眶发红,十指紧紧扣住他的肩膀,金光瑶的心脏隐隐发疼,又有无尽的酸涩,他回避着蓝曦臣的眼神,声音尽量放柔和,“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




  蓝曦臣打断他:“好了,好……阿瑶,忘了那些,好吗?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忘了那些。”




  “哥哥……”




  “……恶魔已经找上门来了,他们要报复,首先要拿你开刀。你从今天开始就不要离开我的左右了,好吗?让我来保证你的安全。”蓝曦臣整理了神情,放松下来,又道,“想去喝下午茶吗?”




  “不用了,谢谢。”金光瑶萎靡不振道。




  “我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蓝曦臣试探问。




  金光瑶道:“没有,哥哥。”




  他停顿了一会儿,坐到了蓝曦臣旁边的椅子上,将手放在桌子上踌躇着开口道:“哥哥,我是哪个人的替代品吗——换句话说,你在透过我看谁?”




  “我知道我这样揣测不好,毕竟你将我脱离精灵带进了神域,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告诉我,是那样吗?你知道的,我想听实话。”




  蓝曦臣也沉默了,他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片刻后似是下定了决心,颔首开口道:“是这样的。”




  金光瑶立即不安起来,酸涩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四肢,冲的他眼眶发疼,像是被针扎一样。他金色的眸子里的光彩被酸涩的雾气遮住,只留一片黯淡。




  蓝曦臣道:“阿瑶,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我会尽我全力保护你。”




  金光瑶揉着眼角,弯起一抹笑:“阿瑶是在叫谁?是去远行的天空之神吗。”




  “母亲也是,你也是,都在一直告诉我,你是神域的人。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我只是普通的精灵——或许不怎么普通,因为我身为精灵可以进入神域。是沾了某位神明的光吧,否则我不会成为现在这样。一切都因为他,母亲会收留我,你会对我这么好,不是吗?如果我不是那位天空之神,那我现在就已经死在泥土里了,你会不屑一顾,然后嫌恶我染脏你的长袍。”




  蓝曦臣睁大了眼睛:“不是这样的……阿瑶,你不要多想……!”




  金光瑶笑容无奈:“好,哥哥。如你所愿,我会忘记这些。”









--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8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x小瑶







---




  金光瑶被面具人从弥漫着茶香的房间中赶了出去。面具人独自坐在高脚椅子上,手里拿着饼干吃着,他将脸上的面具拿掉扔在一边,脸上的闷热感几乎要让他窒息。




  嘴里还是甜津津的味道,心里却五味杂陈,他拍干净手上的碎屑,歪身躺上了他墙角用竹藤编的床,闭上了他金色的眸子。




  金光瑶依旧是按照以前的习惯和蓝曦臣睡在一张床上的。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蓝曦臣也没说过什么,就这样到了现在。他扯了扯薄纱的被子,在蓝曦臣的怀里翻了个身,略显冰凉的脚丫不安分贴上去。蓝曦臣揉了揉金光瑶的脑袋:“还早呢,再睡会吧。”




  金光瑶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进行无聊的沉思。




  上午,蓝曦臣教金光瑶如何使用剑。不得不说,金光瑶舞剑的姿势十分不标准,击剑还算是有力度,但蓝曦臣还是可以很轻易的打掉他手中的剑。




  一声清脆的剑刃相击的声音,金光瑶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金光瑶疲累的坐在地上,从额头淌下汗,“抱歉,我又输了……”




  “没关系,你还是初学者,这是很正常的事。”蓝曦臣伸手把他拉起来。




  金光瑶摆手道:“不不,哥哥......我觉得我可能不怎么适合它。”




  “嗯......”蓝曦臣停顿了一下,重新把剑交到金光瑶放手里,安慰道:“最后一次,好吗?如果这次还不成功的话,我们就换一个。这次你不用按照我教你那种规矩,按照你的心,想怎么来怎么来,毕竟战场上没人会注重规矩,你把我打败了就好。”




  “好吧,你可不准放水。”金光瑶站稳身,握紧了手中的剑。




  随即,只觉眼前一黑,金光瑶便没了直觉,再睁眼,就是那栋有一扇窗子的房间。房子的主人好心的为他沏上了红茶,果盘里放着三颗牛奶枣和串葡萄。




  他能够清晰的透过窗户看见外面的景象,就像是通过眼睛一样,而自己寄居在大脑。




  窗外,他握着剑,速度很快,招式花里胡哨,却能把蓝曦臣逼得步步后退。




  “说好了不能放水的,哥哥。”他清晰的看见这几个字眼从自己的嘴里吐出来,并且带着浅浅的笑意,手中又挽了个剑花后刺过去。




  蓝曦臣躲的很快,一个晃身晃到金光瑶的背面,金光瑶也很快反应过来,转身过去。




  “明明是阿瑶在放水。”蓝曦臣目光微凛,侧身躲过人的剑刃。




  “哪里有——”金光瑶道,心中又暗自思量,剑招逐渐敛了锋芒。风吹过他被汗浸湿的衬衫惹得他有点发冷。




  进行了一上午的训练金光瑶的手臂和小腿都酸胀不堪,不禁暗自感叹。




  这缺乏锻炼的身体啊……




  这场比试以金光瑶虚假而不失真实的扑倒在地的动作作为收尾。




  蓝曦臣伸出手,金光瑶懒洋洋的躺在地上不愿意起来,“看吧,我不合适的。”




  “开玩笑吧……比我厉害多了。”蓝曦臣蹲下身来看着他,“来,再试一次。”




  “哥哥,我们不练了好不好,已经一个上午了。”金光瑶躺在地上无赖道。




  蓝曦臣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拍干净他身上的灰尘,“……好吧阿瑶,回去了,起来了。”




  金光瑶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用毛巾擦干净汗,向神殿走去,挽着蓝曦臣的胳膊,正午的阳光撒下来十分灿烂。




  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金光瑶倍感怀念——不是依靠别人的眼睛,而是亲自走过。




  金光瑶紧了紧挽着蓝曦臣的手臂,脸上挂着浅笑。




  ……好像这也不错...?




  但我需要先把这具身体还给你了。




  带着面具的金发神明回到了他的小屋。




  意识恍惚间,金光瑶感受到有清风吹过他的双眸,他离开了那间弥漫着茶香的房间,世界重新清明起来。蓝曦臣在书房里办公,羽毛笔沾着墨水在本子上写字,是接着金光瑶那本日记的内容。




  金光瑶疲累的坐到自己房间的椅子上,他想到那个毫不顾忌他身体的人应该正懒洋洋的吃着他的葡萄。




  书桌上忽然燃起一朵黑焰,带着浓烈的烟味,之后留下了一张泛黄的牛皮纸,用一朵黑蔷薇压着。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带着你的灵魂堕入地狱了,先生。


 留言人:你亲爱的恶魔。」







-----

....想要小蓝手小红心...!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7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x小瑶





---







       自从金光瑶的到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了,蓝曦臣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他控制不住天空的变化,控制不了云雾,连银叶树也不接受他——只有那支权杖,依旧可以被他握在手中。他越来越肯定自己只是带着天空之神的帽子,实质上还是原来那个战神,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这样。




  他只是个帮他守着这个职位的人罢了。




  而金光瑶却不一样,在成长的过程中,和普通的精灵不太一样。他没有尖耳朵,但是他可以安稳的坐在银叶树上眺望大海。




  蓝曦臣可以百分百确定,他就是金光瑶了,不可能出错。




  他一点也不介意带金光瑶直接去露天晚宴,第一次去时还紧张兮兮,后面就释然了。




  「因为没有任何一位旧神记得上一任天空之神,更何况是新神。」




  金光瑶坐在蓝曦臣旁边搬的一把高凳上,拿着刀叉小心翼翼的吃着蓝曦臣给他挑选的菜品。




  众神只是随口询问几句,之后就再也不管他了。




  日子久了,当他们发觉了天空之神的「无能」——云彩不归他掌控,平时的训练中并不能出什么力,也不参与任何政事。




  蓝曦臣能怎么样呢,他自己也觉得过的力不从心,能力就好像被权杖不停吸吮掉了一样,那样的无力。




  「无所谓了。」蓝曦臣无奈的想。




  金光瑶很喜欢和蓝曦臣呆在一起,到哪都要跟着,这就是为什么蓝曦臣会冒险带他去露天晚宴的原因。蓝曦臣完全无法拒绝金光瑶的请求。




  晚间,金光瑶陷入沉眠,还是那个昏暗的房间,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那个喜欢捉弄他取乐的家伙,依旧出现在这里。




  他有奶金色的长发,和白底金边的半面具,总喜欢突然冒出来吓唬他。




  但他现在看起来好像羞愧极了,双手抱臂靠在墙边,两指不安的敲击着手臂。




  可能这几天闲心大发,他给自己弄了一套茶具和桌椅放在房间里,金光瑶来时,茶几上的小碟子里还放着几块还没吃完的曲奇。




  “你怎么了?”金光瑶以拜访老友的口吻问道。




  面具人坐到椅子上,给自己沏了杯红茶,“没什么。”




  金光瑶以不相信的眼神看回去。




  “我说——嗯……但是...算了。”面具人纠结道。




  金光瑶自顾自拿起一块曲奇塞进嘴里,道:“你手艺不错。”




  “承蒙你的夸奖。”面具人道。




  “所以……到底怎么了...?”金光瑶试探道,“……碰到心仪的女孩,为了追上她而在这抓耳挠腮……?”




  面具人立即坐起:“你觉得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人吗?”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金光瑶嚼着曲奇。




  “我的上帝……”面具人恼道:“你能不能不要天天和那家伙腻在一起,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独立,自己找点东西做个晚餐什么的,整天蹭他东西,真的很丢脸。”




  金光瑶嚼曲奇的动作顿了顿,“你看的到外面吗?”




  “当然。”




  金光瑶拿起另一块曲奇,表情若有所悟,“让我思考一下——你这段话的重点应该是在「不要天天和那家伙腻在一起」。”




  “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啊……”面具人道。




  “我不,我就那么干,在这个地方我不抓住他我就没立足之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金光瑶道。




  面具人皱起眉头,金色的眸子深处勾勒着不知名的情感,面色不太好:




  “我能把你永远留在这里。”




  “相信我,以我十七年的经验,你不敢这么做。”







----

失踪人口回来了.....!

小红心小蓝手(!)

----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6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小瑶





---




约定好的,今天是蓝曦臣和金光瑶摘仙草去送给他母亲的日子。金光瑶披着长袍子,垮着一个小药篮,用帕子盖住仙草,紧步跟在蓝曦臣身后。




  蓝曦臣从守域人处走出,守域人并没有拦住他们两个,连带着金光瑶一起问好,金光瑶机灵的用笑脸回应了回去。




  “哥哥,走出去好像也没有多难啊。”金光瑶扯着蓝曦臣的衣袖问道。蓝曦臣也有些疑惑:“我也不知道呀……”




  到了精灵的深林,金光瑶轻车熟路的将蓝曦臣领到原先的那间小木屋。有些日子没来了,门缝都爬满了青苔与藤蔓,木栅栏上积了些灰尘与蛛网。




  金光瑶推开木门,老旧的木头发出吱呀的响声,扑面而来是灰的味道。




  “母亲,你在吗?”金光瑶把篮子放在桌子上,四处张望着,声音愉悦,“我带了仙草回来,你的病我们可以治好了!”




  他从橱窗里拿了块布头,到后院浸了水,然后回来擦拭桌子。他挑掉了屋子里结的蛛网,呛人的灰让他呼吸很不舒服,蓝曦臣捂着鼻子,拿着抹布和他一起擦。




  这间屋子是空着的,金光瑶抹掉了椅子上的灰,然后坐了上去,双手抱着桌子上的药篮。地上有蚂蚁在爬,一只小蜘蛛从床底窜出来,窜到门缝外面去。




  等了一会儿,他又去洗干净了两只水杯,到后院去接泉水。院子里的苹果树枯死了,一只乌鸦停在枝头,金光瑶的目光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登上石阶回到屋子里。




  蓝曦臣坐在逆光的位子,金光瑶把水递给他,自己捧着水杯坐在树桩作的椅子上。




  金光瑶喝了一口水,润润他干涩的嘴巴,蓝曦臣问道:“她不在家吗?”




  金光瑶继续喝他的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她应该在的。”他又道。




  蓝曦臣顿了一会儿:“那我们把仙草留在这,然后写一个留言,等她回来时她看到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金光瑶慢悠悠喝完了他的水,没有答话。蓝曦臣小心的问:“那我们先回去吧?太晚了会赶不上晚宴的。”




  金光瑶点了点头站起身,收拾了两个杯子,锁进橱窗。他从抽屉里翻出一只羽毛笔和一张破旧的羊皮纸,写了些什么,放进了药篮里,




  “我们回去吧!母亲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的。”金光瑶弯起嘴角,笑着说。




  蓝曦臣和金光瑶一起走出小屋,金光瑶关上了木门,然后跟在蓝曦臣身后。




  在通往外界的林间小路上,蓝曦臣走在前面,金光瑶走在后面,期间没有任何一句话。良久,蓝曦臣开口问:“阿瑶,如果你难过的话我们可以下次再来。”




  “不用的,能够回来一趟我很开心。”金光瑶答道。




  蓝曦臣蹲下来,捏着金光瑶的小脸,扯坏他那张浮在脸上的假笑,将快要出口的话咽回肚子里,顿了顿换了句话说道:“我们去摘几个果子回去好不好?”




  金光瑶抓着蓝曦臣的手,吐词不清道:“好,我想摘苹果。”




  “好,我们去找苹果。”




  折腾了好一会儿,金光瑶抱着三颗苹果,和蓝曦臣踏着日落的点回到了神域。




  蓝曦臣让金光瑶自己呆在宫殿里玩一会儿,他去露天晚宴带晚餐回来。




  金光瑶继续窝在他的吊椅上,把头埋进枕头里,冷冷的月光洒上一片清晖,空气中有淡淡的青草气。




  他的手紧紧攥着枕头,指节发白,脊背微微颤抖着,有轻轻的哽咽声从枕头里闷闷的发出。




  他刻意压小了声音,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染出一片印子,断断续续,极其痛苦。他坐起身抽纸巾擦拭鼻子,眼睛微肿,眼泪还在不断的滚落下来,他蜷缩在茶几边捂着嘴巴哭泣。




  他感受到了,用他独有的直觉。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关于母亲的气息,只是一个普通的、简陋透风的破房子而已,连林子里也丝毫没有。大抵是死了,身体已经透凉,被掩埋在深土之下,和生命之树葬在一起。一个本就孱弱的生命因为他的离去而息于世间。




  他痛苦,后悔,又内疚——他当时应该逆一次母亲的意思,极力拒绝蓝曦臣的。这样至少可以和她待在一起久一些,至少在她合上双目时旁边有人作陪。




  孟诗孤独的死去了。金光瑶的仙草晚了几天,只是几天而已。她本来可以活下去的,金光瑶这样告诉自己。




  他拼命擦拭着泪淌湿的脸,整理干净一切,摆整齐枕头。他去抱来了书架上厚重的星象书,坐回了吊椅里。




  过了一会儿,蓝曦臣推开了门,带着寒夜的风走入了这间宫殿,他将今天他在露天晚宴上精心挑选带回来的菜品一一摆在桌子上。




  金光瑶神情自然,勾着浅笑拿起刀叉,一点都没有刚才的样子。




  喜欢闹脾气的孩子是不会被大人喜欢的话,金光瑶不敢在蓝曦臣面前说什么过分的话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那样的话一定会被讨厌的,因为我就是个麻烦鬼,金光瑶告诉自己。




  蓝曦臣给他带了他喜欢的蛋糕,还有两颗红樱桃点缀起上。他以前不怎么喜欢给金光瑶带这个,因为金光瑶有的时候喜欢剩一点到再晚点的时候吃,这样容易蛀牙,但是金光瑶真的很喜欢这个。他察觉到金光瑶的不对劲,又不敢说破,就破例给他带了这个回来。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谁都不敢点明孟诗的死。






  “她应该是去旅行了,她以前说她很想去冰原看看。”金光瑶叉起一大块蛋糕塞进嘴里,甜意暂时盖过嘴里的苦涩。




  “对,她一定是去旅行了。”蓝曦臣坐在旁边。






  两个人都清清楚楚,她永远都不会回来。




  





----

不要脸的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曦瑶】小心眼的天空之神5

西方神话设定  完全架空

天空之神涣×小瑶




傍晚,蓝曦臣躺在床上,窗帘拉开一条缝,透出莹莹的月光。




  “或许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找他。”




  蓝曦臣灭了灯火,闭上眼,翻过身去,脸上有淡淡的笑意。




  金光瑶包裹着深蓝色的天鹅绒被,抱着一只枕头,轻轻的推开了蓝曦臣的门,昏黄的烛火从门缝钻进来。




  “你睡了吗?”金光瑶轻声问。




  蓝曦臣慢慢坐起身,并没有被打扰的怒火,金光瑶挪步到床边,他揉了揉金光瑶的脑袋,问:“阿瑶怎么了?睡不着吗?”




  金光瑶慢慢爬上床,将自己的枕头摆好,钻进蓝曦臣温暖的被窝,“那里太冷了,我睡不着。哥哥,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当然可以,我的阿瑶。”蓝曦臣往旁边挪了挪,给人留出空位,整理整理人的被子,在人额上落下一个晚安吻,“睡吧睡吧,已经很晚了。”




  金光瑶眨巴着眼睛:“梦里那个人总喜欢捉弄我。”




  “每次都是吗?”蓝曦臣将人抱入怀里,温暖着人冰冷的小脚,问道。




  金光瑶往里贴了贴:“每次都是。”




  “他长什么样子?”




  “他比你矮一点,有奶金色的头发。他带着面具,我看不清他。”




  蓝曦臣愣了一会儿,顺便用被子将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只剩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没关系,我在这里,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梦境。”




  “天空将守护你。”




  怀中的人闭上了眼睛,呼吸沉稳,蓝曦臣也渐渐有了睡意,沉入深眠。夜晚很安静,神域没有虫的啼鸣。




  云雾很厚,几乎遮住了月光,海水拍打着沙岸。




  半夜里,金光瑶突然醒来,拍醒了蓝曦臣,声音微带冷冽,




  “他说你好蠢。”




  蓝曦臣处于被惊醒的茫然无措,声音略带沙哑,“你说什么?”




  金光瑶已经重新陷入安睡,仿佛是蓝曦臣的幻听,而那个声音又无比真实。




  “蠢……吗。”蓝曦臣的笑有些苦涩,“谁知道呢。”




  当初晨第一缕阳光照耀整个神域,金光瑶在蓝曦臣温暖的臂弯里慢慢睁开眼睛,蓝曦臣也醒着。




  蓝曦臣坐起身,靠在床头,手臂有些发麻,他有些疲惫的弯起一抹笑,问:“早上好,昨天睡的还好吗?”




  “早上好,”金光瑶揉了揉眼睛,“很不错,谢谢。”




  “那个人有来戏弄你吗?”




  “没有。……我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怎么会。”蓝曦臣掀起被子下床,缓缓拉开窗帘,让阳光萨满整个房间。空中有淡淡的花香,神殿的花圃已经被修剪过了。




  蓝曦臣让金光瑶坐在镜子前的矮椅上,自己拿着一把梳子,梳理着金光瑶有些睡乱的长发,他从两边鬓角编起两条蜈蚣辫,梳上羽毛发饰,他整理顺溜金色飘带。做完这些已经花了大把时间,他不怎么擅长梳这种头发,金光瑶担任天空之神时的发髻一般都很精致而干净,这次被他梳的毛毛躁躁,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拍了拍金光瑶的肩膀:“好啦——以后如果还有梦见那个人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




  金光瑶点点头,金色飘带一晃一晃,又说道:“很好看的,我很喜欢。”




  蓝曦臣脸上添上一番喜悦,“是吗!”




  金光瑶从矮椅上下来,转了一圈,“但是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




  金光瑶扯了扯衣袖,“睡袍还没换掉,头发会乱掉的……”




  “没,没关系的,我可以重新帮你梳!”蓝曦臣说。




  金光瑶拆卸了羽毛发饰,轻轻放在一旁,“不用那么麻烦的,我用发带就可以了。”




  “神明的话一般都是这样的发饰,没关系的。”




  “哥哥,我应该只是一只精灵。”







----

借这次更新说一下点梗的事er

所有的梗(大概)都不会鸽掉!

床头灯和病友的梗大概会码成短篇,探案和魂穿现代的梗我会构思久一点写成连载。

大概可以排到明年。/不你

因为三党平时真的很忙啦……、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文字表达方面的问题希望大家可以指出,毕竟我是个喜欢写病句的人(……)

另外.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



再次感谢大家能够支持我!超级希望大家能够找我一起玩儿